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花这么多的经历来出妖刀姬这个在我并没有那么喜欢的游戏中的并不太感冒的角色。其实历史改写类的游戏有很多,YYS给我的感觉却截然不同。我认为,它是这个时代中国“文化工业革命”的一个代表产物,在所谓的二次元文化之中。它巧妙的夺得了大家的喜爱也从中得到了计划之内的利益。与此同时,我注意到的则是这种“文化工业革命”所引发的种种思考。

与往常一样,在对角色产生兴趣之后,我会去简单的了解一下相关典故。“妖刀村正”在各类ACG作品中并不罕见。

我所理解的妖刀村正,是一种“恐惧与敬畏心”。

其实恐惧与敬畏心是并存且有直接但不单一的依存关系的。恐惧源自于强大与死亡却也只有一线之隔。也许在古时是这样,而在我看来,现代也未尝安逸平和。

有一种恐惧来自于“网络化”

YYS中的妖刀姬,便是在第三次革命,也就是所谓的当代信息革命的产物。如妖刀村正一样,吸取了“恐惧”的养分,茁壮成长。唯一不同的是,如今的“恐惧”人们沉溺其中,我所说的是网民。

我没有多伟大或者多么崇高,希望通过我自己的COS来传达什么绝对真理。我只想说,转发的人有多少真的理解了,我是在讽刺某些你们,讽刺我自己呢?

妖刀破土而出,是被“你们”所唤醒

以一种畸形化的体态出现在游戏之中,供人使用

妖刀疑惑,为何人类不再惧怕我?

人类已经无所畏惧。因为脸上的面具和没有信仰的心。

网络给了人们绝对的自由,一种可以生活在天上,假象自己可以成为神的自由。

妖刀并没有灭亡且永远不会。

只要人还在。

真正的恐惧,在这个时代来源于网络

人则是妖魔的子孙。

作为恐惧的分子无限繁衍扩散到每一个角落。

就如同,古时,听妖刀者闻风丧胆。

与之不同的是,因为没有了敬畏心,直到自己被吞噬的最后一刻

我们也不自知。

是一种,新的死亡形式。

“精神死亡”


一些后话

上面这段文字其实是在上周写的。本来都忘记要发出来。前些天因为微博上阿汤的一则post引发了我对所为网络世界再一次的审视。


我感到的,只有深深的恐惧。


事后,还问了我爸爸,一个三次元世界价值观下最成功的一类人,“你认为在坟墓前,即便是只是个衣冠冢或甚至里面什么都没有的坟墓前,嬉戏玩闹是一件正确的事情么”我爸爸甚至奇怪的问我为什么问这么没意义的问题。这仿佛是一个没有必要争执的问题,而我不明白,为什么这种事情放在网路上却能引起大家的种种不满。

谁才是“月球警察”?

我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了儿时的盛气凌人是一件好事情。我没有心思去回击那些人。我觉得这是无用功。更有甚者截图我微博里我的post和我于阿汤的对话。得到其粉丝的回应是,我大概学历低听不懂我在说什么。

这个时候,我笑了。

原来这就是所为的愚民,愚民竟然因为网路的关系离我这么近。我想在现实生活中,他们伸直不会生活在我的生活圈所及的任何范围内。这个时候我开始怜悯他们。


但我绝对不会一杆子打死,我十分感谢身边的朋友有着正确的价值观。我的follower一直支持着我和我的观点我真的有时会独自落泪。为了未曾见面的我,愿意付出信任。本人三生有幸



最后的最后来说一下这篇cosplay

1“复活”

妖刀复活了,被人从坟墓中挖开。她走在不知名的城市,身体里空空如也。但她知道自己要去做什么却又不知道,大概是要传播一种“恐惧”的东西。百年前她做过的事。简单地如同摸摸脸。

她看着脚下的城市,犹豫中夹杂了一丝对于未知的恐惧。


2 虚拟城市

城市已与当初截然不同。她却发现了一名少女。少女总是低着头,眼睛从来不去关注除了手中物品以外的事物。妖刀不可抗力的成为了这名少女的影子

少女最终死去了


3. 人的力量

人一直是强大的,妖刀心想。他们可以轻易的创造恐惧并在有条件的基础之上受其支配。但人类为什么减少了。妖刀却仿佛看到了无数个我以人的形态行走在城市的街道之上。奇怪的人类。


4. 恶地轮回

少女的生命逝去的一瞬间,妖刀也消失了。

妖刀突然明白了自己“复活”时的违和感。她不再是恐惧的根源,而成为了恐惧的一部分。


评论(2)
热度(10)
 
 
 
 
 
 
 
 
 
© 罪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