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 20180202

我最近基本在微博消失了,但我每天都会在早上8:30的时候浏览一下前一天发生的事情。觉得生活清净了不少。


一是因为正在准备wcs双人赛的我每天忙得不可开交而且全情投入,再无多余的气力去看微博上那些我永远也无法融入的事物。


二是大概内心对于某些我实在不喜欢的cos作风作品再无法容忍,而一种怒火平静的爆发了。但我已不是18岁的我,我选择离开而不是与其对抗。


我可能始终是个充满对抗精神的人,我对于我自己不喜欢的人事物都充满这满腔的愤怒,微博使我变得非常抑郁,我想发声的东西很多,但太多人盯着我,等我出丑等我出错,从而获得伤害我的机会。对于这种现象,我需要忍耐,因为有朋友担心这样的我会受到伤害,所以即使是为了减少他们的担忧,我也要忍耐,直到我忍无可忍,能做的也只是放弃微博这个平台。这个社交圈。


我自己也对平衡 “朋友”情谊和我是否真的赞许这件事感到很困难。一方面我对于喜爱的人,无论作品如何我都希望他们开心,而另一方面,对于我认为的不好的作品,我无法作出回应。在这种无限的纠结中,我只能选择放弃。我退出这个无法让我称心的社交圈,但我没有放弃cosplay,我也会继续做。


一、

我和几个朋友讲述过关于我在ucl读大一的时候的第一节tutorial发生的故事,直到现在我也记忆犹新。

当时为了更好的了解我们,tutor要求我们对新学期的一周用图像日记的形式借助各种材料和手法进行记录,我在我的日记本第一页做了一个关于摄影的图像。

老师看到后问,你为什么做这个?

我答,因为我喜欢摄影

老师听后问,那你的相机呢?

我答,在家

老师笑容消失,严肃道,那你就是不喜欢,否则你为什么不随身携带你的相机。


当时的我,有些生气和委屈,觉得他在故意为难我。而多年以后的今天,却发现这段对话隐藏着很多内容。我想这就是厉害的老师,不光光传授知识,而是对于生活的态度。 

所以我想,我是热爱cosplay,我不会对公司的同事,家里的亲戚,自己的所为三次元朋友隐瞒我这个爱好。我不觉得可耻,我也在用实际行动证明,这并不可耻。我想那些从一开始就隐瞒的人,就如不每天携带相机的我一样,并不是真的热爱着cosplay。

因此,我不会退出作为cosplayer的身份。连他们都没有,我为什么要退出。


二、

关于模仿,我一直报以一种无所谓且自责的心态。

如果你的东西可以轻易被模仿,那大概你的东西也只是一般二般,仅此而已。不管是不是有人为我命名“逼王”觉得我过于轻狂,我依旧认为自己的平面确实拍到了尽头,我不知道 在原景地里面cos着造型完整,情绪饱满的角色 以外,作为coser还能有什么提高,如果您知道,请告诉我。这个时候的我,已经无所谓是否有人抄袭,某种程度上,也无法被抄袭。所以阶段性实现目标的我将继续在 “无法被模仿”的路上前行。那便是我选择开始与菲尼合作wcs的舞台表演。我想那些热衷于让自己沉溺在网络世界塑造的不真实和偏差社会的朋友们可能对我所从事的事情也并不感兴趣了吧,这样我便总能安静的做自己的事情了吧,希望我这个微小的愿望可以实现,只是不被打扰得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如果这样我依旧要被称为“逼王”的话,那我只能抱歉得告诉这些朋友们,这便是我的生活了,如果你们认为这样得生活是在装逼得话,那我只能说,精神得贫瘠限制了你的想象。

目前预选赛的节目到了制作的阶段,如果可以顺利晋级,那我和菲尼就能实现我们的愿望了,说不想当第一名是有点太虚伪了,但我们清楚的知道,我们更加想得到的,是一个可以很好accomodate我们设计的show的环境和场地,我们只是单纯的想得到一个好的剧场。这也是我为什么如此庆幸能与菲尼称为搭档。三观一致是多么的重要也是多么的困难,弥足珍贵。





评论(3)
热度(5)
 
 
 
 
 
 
 
 
 
© 罪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