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神艾尼路








我竟然能毫不害羞的就把这篇blog叫这个名可见我是非常自信了(x








从昨天开始,微博上对于幼儿园猥亵儿童的事件产生了热议。对于一个一般社会恶劣事件都不关心的我,这次我自己是非常有感触的。为什么呢?可能是我在小的时候也经历过类似的事件,其实我想我们之中的很多人也许在小的时候都或多或少遭受过这些糟糕的经历。这也许就是为什么我特别对这个事件非常在意。




以至于直到现在,其他儿时的记忆都不甚清楚,唯独那个卖豆腐窗口前面的一幕幕,如烙印一般刻画在我记忆深处。








有一次和我妈在室内菜市场买豆腐。买豆腐的人很多但窗口很小,所以大家一团人簇拥在一起,我约么5-7岁。妈妈拉着我的一只手等待豆腐,我的另外一只手臂的大臂被人抓住,然后被用力摸来摸去。我那个时候真的不懂。然后我往抓住我胳膊的手的方向看,看到一个很高的男性身影,脸瘦长有胡子在冲我笑。周围都是大人,我陷在一堆人里。那个人的手也一直在我胳膊上。直到走我都一直盯着他看,他不逃避我的目光并笑得肆无忌惮。





现在回想起来,汗毛倒立。并且能清晰的勾画出那个人的面孔,当时的光线,周遭的环境,还有胳膊上那种粗糙的感觉。十分恶心。








那种恐怖的感觉,我感同身受,所以当时听到望远镜的那个形容,我大脑是空白的一秒,因为我能真切的感受到那种恐怖感。可能是我一生中唯一打从心底里顾及的恐怖感。




但我又思考了起来,那么作为成年并且有知识的我们能做些什么?




选择当然在每个人自身。微博上充斥了对控诉方的不满,大家都在骂街,而当信息被封杀的时候,大家开始抱怨这个社会。我认为这个逻辑本身是有问题的。




我们的关注点难道不应该在事件本身么?




那么为什么那么多人习惯性地会把责任推给“国家”和“社会”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然后之后呢?国家和社会承担了这责任以后之后呢?一切会改变么?




不会




这是一个伪命题。




首先,事件,与“国家”“社会”这种概念性地东西毫不相干。而是与,与我们一样地人,与我们一样地人群引发的。




第二,你会选择谴责“国家”和“社会”那就代表着你对它有一定地期许,然而,碌碌无为,本就不为它们做贡献的“我们”凭什么对其有所期许?




第三,在当我们把所有地畸形社会问题抛给“国家”地时候,难道不觉得奇怪么?注意,这里是所有问题。




也许你会说,性侵也好,肇事司机蔑视生命也好。我们不做这样的人, 难道我就有资格站在“道德”之上来谴责国家和社会?这不是很奇怪么?试问,对于国家地建设,我们作为个人愿意、能、希望付出多少呢?既然你都不为之努力,为什么要谴责它。




这就是一个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




矛盾出现了,就要去解决,或者不要让它变得更糟。而不是,推卸责任。




也许你们会说,我们就是平头老老百姓能做什么?首先,你是从资产与权利占有量,对人进行了等级的划分,站在这个基础之上来对自己的行为进行判断。那么试问,你和那些猥亵儿童人有何不同?不都是在对他人进行自我感觉方便的方式来进行划分后,来决定弱者与强者,并对这种身份等级作出相应的行为么?




或者有些人就是认为,不作为就是最大的贡献。认为“英雄”是极个别人的责任,所以安分守己就好。我不愿意这样。




说会到acg和cos本身。




小英雄所体现的不就是一种当所有人都拥有了成为“英雄”的能力时的情况么?大家的“个性”不同,总会遇到自己擅长和不擅长对付的恶势力或者事件。无论是all for one 还是one for all 不过是一种选择,并且是相对、绝对的选择。成为恶人或者善人不过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选择罢了。漫画作品,用非常鲜明的例子为大家诠释了这种关系,那就是对立面。而在现实社会中,这种对立关系其实并不那么的鲜明。




当然,无论你如何选择,没有人有资格评价你。至少我自己选择后者。我希望我可以改变这些我不满的社会矛盾,通过我的努力和我的方法。我会通过学习获取更高的地位,让自己的话自己的工作可以被更多人接受从而得到实现,而我希望通过这些我自己擅长的工作一定程度上解决我所重视的社会矛盾。




然而我想,我内心住着一个 英雄 




我不满足于“一定程度”和“我所重视”这两点,我希望可以拯救社会。




安静下来,努力想想自己擅长的东西,听听自己的内心深处的声音。




我相信




“英雄社会“是存在的。




不存在的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下次再见。

评论(2)
热度(11)
 
 
 
 
 
 
 
 
 
© 罪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