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1. 关于cos本身

这里就不说关于拍摄的过程了,旅拍这件事情应该在微博的“头条文章”里面都解释的很清楚了。如有疑问,欢迎阅读。

我叫这组图片做 陨落的日轮

其实fgo对我来说大概就是一个让英灵得以复活的存在吧。我喜欢的几个英灵想一想都是抱着遗憾死去的。所以当他们可以以从者的身份重新出现时我会特别沉沦。比如贞德。

不过对于迦尓纳,我其实在这之前并不知道其历史故事,在度过一些科普之后曾与友人讨论。

施舍的英雄 

其实我不是特别赞同。关于痛苦这一点,有些人只是感受能力比较低而已。

我很习惯在出cos时带有极端的个人注意色彩,当然也包括理解角色的方式方法和思路。

而为什么称迦尓纳为陨落的日轮。

其实我起初特别不能理解折中所谓,内心的的“绝对善意”比如他最后放弃盔甲导致死亡,也不过时听信了起初背信他的母亲的劝阻。这种”绝对善意“我起初的是非常嗤之以鼻的。

然而为什么又喜欢上了他。

如我上文提到的,我会代入自己的情绪到角色之中。我是可以完全理解他的行为的,虽然嗤之以鼻,但并不阻碍自己这样做。

我给自己这个性格特点总结了一下,绝对利他主义

太阳从来不为自己升起。

大概从太阳升起之初,便是它陨落的开始。


2. 关于我自己和角色的关系

利他主义 这件事情我是近些年才发现的。

一段时间里,我对自己的自我认知产生了眼中的偏差,曾经陷入到极度不安之中,惶惶不可终日。

当时我并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一般自信满满得我会有这等体验。后来我发现是这种 绝对利他主义 使我通常强迫自己 为自己 设定本部属于我得人设 吧。

比如一件事情,我明明并不擅长,但因为大家都不愿意站出来,于是我开始自我催眠,我可以做得很好。

这里有一个很重要得问题,为什么要自我催眠。第一层得利他主义表现在于,我希望可以替大家解决问题,而第二层解释让我毛骨悚然,我想我甚至不想让他人有任何得疑惑而感到自责。所以从最根本得地方,我要断绝这种猜忌。我就是那个最适合做这件事情得人。

这只是其中一种体现方式。

当我逐渐意识到自己生活在别人得幻想之中得时候,我是崩溃的。

因为我深知自己并不如他人想的那般顽强,而我与生具来的,痛苦感知能力低这一点帮我一直完美的规避着这种深层思想危机。但现在年纪大了,问题慢慢浮现出来,我可能真的无法cope这种习惯了。

未来要怎样我依旧不清楚。但好在白羊座手比脑快。希望我能一直获得这种侥幸的幸福。



评论(4)
热度(13)
 
 
 
 
 
 
 
 
 
© 罪歌 | Powered by LOFTER